• 介绍 首页

    我有一个霸总朋友

  • 阅读设置
    需要保护的柔弱妈妈
      第二章
      晚上逃跑不现实,小区里有狗,越秦这个傻大个晚上也在出没。
      康总重新规划了自己的逃跑回家路线。
      他对付不了小区里的狗,也对付不了那个大块头。
      第二天一大早,康总由于昨天晚上跟大块头一起出去挣钱了,起来时还迷迷糊糊的。
      而大块头,同样是昨天晚上没怎么睡觉,现在居然精神奕奕地洗漱,整个人脚步轻快。
      对方洗漱结束了,冲着卫生间的人说道:“老婆,我去上班了。”
      “去吧,早点回来啊。”
      对方也到了他的面前,揉了揉他的头发,俯下身说道:“儿子,爸爸去上班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要告诉你妈妈知道吗?等爸爸下午回来,到时候给你带玩具车车。”
      康总瞅了他一眼,兄弟,你儿子不仅是傻子,而且还是哑巴,就算想告状也告不了。
      “真乖!”大块头握了握儿子的手,“小男子汉,咱们就这样说定了,爸爸去上班了,你在家里要保护好妈妈哦。”
      康总将目光放在了卫生间洗脸哼歌的小女人,这倒是真的需要保护,这个女人怕蟑螂,怕虫子,胆小得要命。
      康总原本的愁眉苦脸一下子变了,是了是了!
      他对付不了流浪狗,对付不了大块头,对付一下这个弱不经风的年轻女人应该没问题。
      康总眯起了眼睛,计上心头!
      夏笙从洗漱间出来,洗漱间门口摆着两只蟑螂尸体。
      夏笙从旁边抽了两张卫生纸,把蟑螂尸体包了起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康康,我们要去学校了。”夏笙走到了自己儿子面前,蹲了下来,给他整理了一下衣服,眼神温柔。
      康总内心充满了卧槽,那个一看到蟑螂就害怕地连连后退的女人哪儿去了?
      但是他什么都不能做,依旧扮着傻子,什么都没有听懂一样。
      夏笙并不在意儿子没有回应,对她而言,她始终相信,孩子可能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是能够感觉到她的情绪。
      夏笙整个人都像是沐浴在柔和的阳光里,语气里带着表扬,说道:“老师昨天还夸康康了,说康康有进步。”
      康总很想翻白眼,明明是说你儿子可能还有自闭症,让你抽时间查一下。
      但他没有这样说,心里计划着,一会儿去学校,他大概有几个逃跑的点。
      第一个点是买早餐,早高峰的早餐店非常挤。
      年轻妈妈正在掏钱,机会来了,康总神不知鬼不觉地挣脱了对方的手,从人群中慢慢溜了出来。
      他回过头,就看到年轻的母亲正在拿包子,他紧接着撒腿就朝着旁边没有什么人的小巷子里跑!
      他只需要跑到小巷子里先躲起来,等到对方离开了以后,他再招个出租车,就能够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会有一群人替他想办法,如何回到自己身体里,而不是在这里扮演傻子了。
      康总觉得自己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只剩下几米了,到了到了,到马路边了。
      这时,旁边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伸手就把他抱了起来:“小宝,不要乱跑。”
      康总回过头,就看到中年男人一脸着急的样子,仿佛自家走丢了孩子一样。
      等等……这是遇到了拐卖儿童?
      都这个年代了,居然还有这种情况?
      康总意识到了不对劲,他小时候被绑架过,拼命挣扎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另外一边的年轻妈妈,夏笙已经买好了早饭,发现儿子不见了,但是对方并没有看到小巷子里的场景。
      康总其实也顾不得自己会不会暴露,朝着那边的年轻女人咿咿呀呀地叫喊着。
      现在这对小夫妻虽然穷,事多,但是如果他被这个人绑架了,可能又要被关在地窖里!
      中年男人抱着他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康总的目光死死盯着小巷子的入口,那里始终没有一个人出现。
      不对,就算那个年轻的女人出现在那里也没用。
      就她那个小胳膊小腿,弱不经风的样子,就算是跑得快,追上了,这不是送人头吗?康总只能自己咿咿呀呀地求助,试图引起别人的关注。
      然而大清早的,这个小巷子里也没有什么人,就算是有人看了过来,也因为这个孩子说不清楚话,也没有谁做点什么。
      中年男人反而被激怒了,呵斥道:“你这个孩子,爸爸忙着赶车工作,你还这么不听话!”
      中年男人说着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背上。
      康总一瞬间想起了昨天的大块头,对方看上去凶,实际上从来不对儿子发火,甚至穷得一分钱都要珍惜的男人,就因为乘客说了他儿子是傻子,立马就不接对方的单了。
      康总心说,要是被这个中年男人带走了,他还不如在这对小夫妻家里当傻子儿子!
      眼见着,中年男人带着他就要上货车了,一旦上了货车,他再想跑就更难了,康总拼命挣扎了起来。
      “小东西!”中年男人狠狠地扇了人一耳光!
      康总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打这么狠过,一下子被激怒了,恨不得咬死眼前这个人,偏偏他又动弹不得,心里恨意翻滚着!
      等他回去了,他一定要打死这个男人!
      中年男人紧接着就被人抓住了后领,他转过去的那一瞬间,一拳头狠狠地砸在了他的鼻子上,男人一下子卸了力,原本抱着的孩子松开了,朝着地上栽去。
      旁边一只手把孩子捞了回来。
      “我的孩子你也敢抢?!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夏笙抱回了自己的孩子,又不解气地狠狠地踢了一脚。
      康总懵了。
      夏笙这个时候才看到儿子脸上的红红的巴掌印,脸色阴沉了下来,一手捂住了儿子的眼睛,猛地踢了几脚。
      康总都忘了疼了,这是那个弱不经风,蟑螂都害怕的柔弱母亲吗?
      年轻的妈妈回过神,看向自己的孩子,温柔地整理了一下孩子的衣服:“不怕不怕,康康不怕,妈妈在呢,坏人已经被妈妈打倒了。”
      康总身体僵硬不敢动弹,她……她刚才一拳头把人直接打翻在地上了?
      他好像没有看错,就是……就是他最厉害的一个保镖都做不到直接一拳把这么壮的中年男人直接打晕吧?
      康总再看向夏笙的目光就充满了恐惧,整个人身体僵硬,不敢动弹了。
      这就是大块头心目中,需要儿子保护的柔弱女人?
      ※※※※※※※※※※※※※※※※※※※※
      恐怖小剧场
      霸总:如果她知道了我不是她儿子……
      ——作者日记本——
      一会儿晚上九点还有一更。
      留言有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