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我有一个霸总朋友

  • 阅读设置
    你叫我一声爸爸
      第四章
      “坏银!坏银!”夏笙把儿子往回抱,儿子还在张牙舞爪地想要打人。
      “对不起,对不起。”夏笙解释道:“他今天差点被人拐,脸上还被人打了,可能是认错人了。”
      夏笙只当是儿子认错人了。
      “康康,康康,这个叔叔不是之前那个坏叔叔。”
      好在,四岁的小朋友咬上来的时候,也只咬到了衣服,管家再一看,孩子脸上的确有很大一个巴掌印,看上去可怜得很。
      原本心里的气消了一大半,管家说道:“没事没事,孩子还小,认不出来人很正常。”
      夏笙松了一口气,一边安抚地摸着孩子的头,安抚道:“康康,这个叔叔不是之前的叔叔,这个叔叔是好心人叔叔。”
      康总现在更觉得管家面目可憎,外表装得人模人样,恨不得冲过去,撕碎他这张伪善的面具。
      夏笙见儿子的状态不太对劲,也不敢多做停留,赶紧抱着儿子下了楼。
      夏笙在电梯里给儿子顺顺毛,柔声道:“之前那个坏人叔叔已经被妈妈打倒了,康康不记得了吗?这个叔叔是好人。”
      康总咬了咬牙:“坏银!”
      他说完就意识到要遭,他之前就一直想要说话,结果一次都不成功,没有想到的是,现在居然能说话了!
      康总看向有大力气的妈妈,思索着自己能不能从对方的手下逃出去,只见对方愣了一下,紧接着脸色一喜,道:“你会说话了!”
      “康康,你会说话了!”
      年轻妈妈脸上都是笑容,这一瞬间,已经是母亲了的人,却像个小孩子一样开心。
      “一会儿给爸爸一个惊喜好不好?”夏笙带着儿子坐车回家的时候,对儿子说道。
      “咱们一起给爸爸一个惊喜好不好?”
      “跟妈妈一起念——爸爸——”
      孩子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瞅着她,没有任何动静。
      “爸——爸——”夏笙温柔地又重复了一遍。
      康总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他不可能叫任何人爸爸,康总从小也没有叫过这两个字,他也不会叫任何爸爸。
      “爸——爸——”夏笙又重复了一遍。
      “诶。”康总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一下。
      夏笙乐了:“儿子,你这是故意的吧?”
      康总不理她,他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多少人的老板爸爸啊,现在却给自己一个辞退了的员工当儿子。
      还有比这更倒霉的事情吗?
      “康康,吃药了。”回到家里,夏笙把药片磨碎,掺进温水里。
      康总看着这一幕,咽了咽口水,原来还真的有更倒霉的事情。
      夏笙看着儿子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小孩子做出这幅模样,有些好笑。
      “一口就喝完了。”夏笙颠了颠另一个碗:“喝完了就喝蜂蜜水。”
      康总不喝,说什么都不喝,药片都磨进了温水里面,苦的要死。
      夏笙蹲了下来,给儿子围了一下围兜,用勺子先舀了一勺蜂蜜水:“甜的。”
      甜的也不喝!
      勺子到嘴边以后,孩童的本能还是让他张开了嘴。
      于是一勺子蜂蜜水以后就有一勺子药。
      小半碗药喝完了,康总心神疲惫,更加不想搭理人,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暴露了,他原本的计划完全破碎了。
      经历了现在的事情以后,大块头和暴力狂肯定会把他看得更紧。
      不对,康总生无可恋地想到,就算对方不把他看死又能怎么样?他现在还有地方可以去吗?
      难道,他以后的命运就是给这个徒手打断人鼻梁的母亲当傻儿子吗?
      一个小时后,康总坐在艺术中心的小板凳上,看着如同公主一般优雅地坐在钢琴前的女人。
      这是钢琴对吧?他怎么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教拳击?
      旁边好几个小朋友在喊:“夏~老~师~好~”
      康总内心就想说,这个一拳头把人的鼻梁打断的女人,她实际上是个钢琴老师?听说弹钢琴的人手劲很大,所以才会一拳头把人的鼻梁打断?
      康总对这个家庭了解并不多 ,他毕竟才来两天。
      这两天都是上午女人带着他去特殊学校上课,下午大块头回来带他,女人就出去了。
      他压根不知道五点后女人哪儿去了。
      当然,他也不关心,今天大块头回来晚了,于是他就被女人带到了艺术中心的教室里,康总这才知道原来女人每天也在上班挣钱。
      实际上,每天下午五点后,正好就是学生们放学,被家长们送到艺术中心上课的时间。
      夏笙是艺术中心的钢琴老师,带着一个有七个孩子的小班,工作日的放学时间和两个休息日上班,正好这些时间里越秦下班了,可以带孩子。
      “今天我们也要学习一个新的音符,跟着老师一起念——fa。”
      于是,一群跟他差不多大小的小孩子,开始——
      “fa——”
      康总清楚地听到,其中还混了一个小朋友念的是——
      “hua——”
      “fa——”
      “hua——”
      重复了几次以后,里面的那个奶声奶气的“花”终于变成了“发”。
      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七个小孩子一起打拍子,唱歌,魔音贯耳。
      康总从小接受的是家庭教育,就连学校都没有去几次,这种场面,对于他来说,简直是折磨。
      越秦下午堵了车,这才导致回来晚了,赶紧去艺术中心接儿子。
      儿子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面无表情地看着其他小朋友,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这样一幕看在爸爸眼里,颇有种对妈妈有“你在外面有别的小朋友”的抱怨。
      越秦抱起儿子,只当他的苦大仇深来自于孩子不喜欢自己的妈妈去照顾其他的小朋友。
      “妈妈这是上班呢。”越秦抱着儿子,小声说道。
      他说话的时候,和妻子对视了一眼,然后带着孩子离开了教室,不打扰妻子上课。
      “妈妈弹钢琴是不是超好听?妈妈以后会是钢琴家。”两个人出来的时候,还有其他认识他们的人跟他们打招呼,越秦跟儿子说道。
      “等你再大一点,妈妈也教你弹钢琴好不好?”越秦还是觉得自己儿子此刻的不开心来源于知道了妈妈在外面还有别的小朋友,于是安慰儿子:“到时候你也可以到这个教室里,跟其他小朋友一起念fa——”
      康总想翻白眼,基础课,一直弹几个基础音,都算得上噪音污染了!
      “爸爸没什么音乐天赋,也不知道你是像妈妈还是像爸爸。”越秦自说自话。
      越秦抱着儿子回到了车上,又开始计算今天的工资,越秦跟儿子分享喜悦——
      “爸爸今天比昨天多赚了200块钱。”
      越秦说着,转了两百块钱到一张银/行卡里,很快手机上就传来了到账信息,大块头男人看着银行卡余额两万五千两百块钱。
      越秦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终于凑够了钱。
      康总瞄了一眼,两万多块钱,就这么开心?
      “不要告诉你妈妈哦,这是爸爸存了四年多的私房钱,咱们父子俩去一次性花掉怎么样?”越秦见儿子在看,也不管他看不看得懂,说道。
      四年多,就存了两万多块钱,真的是惨得无与伦比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越秦被自己儿子鄙视的小眼神逗乐了。
      “鄙视。”越秦说出来的时候,被自己的小奶音吓了一跳。
      傻爸爸懵了一下,下一秒就把儿子抱了起来:“宝宝,再说一句!再说一句!”
      康总还真是第一次听到别人有这样的要求,不愧是傻爸爸。
      “鄙视!”
      越秦开心地猛地亲了两下儿子的脑门:“再说一遍!”
      康总嫌弃地擦了擦脑门。
      “今天爸爸太开心了,好事成双!儿子,走,爸爸带你去花钱!让你感受一下一次性花出2万多块钱的感觉。”
      康总瞬间就活过来了,两眼放光,他需要有这种感觉!他要买电脑手机衣服!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在琴行里,买了一架两万五的钢琴,一个没有音乐天赋的男人,又是问118,130,又是问厂家,又是试高音低音,一些康总完全听不懂的对话。
      越秦最后选了国产钢琴,他目光却望了望进口钢琴。
      康总耷拉着脑袋,看着这个男人一口气花掉了两万五的积蓄,还高兴得跟个智障一样。
      “你妈妈肯定要高兴坏。”
      康总心说,你这个败家爷们!
      康总现在更加想回自己的身体里去了。
      “嗡嗡嗡——”
      越秦填好了送货地址,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越秦看到来电显示,皱了皱眉头。
      “老越啊,你现在有空吗?有空的话,来一趟公司。”
      打电话的是之前的公司主管,越秦被辞退以后,申请了劳动仲裁,他在公司里工作了5年,按照劳动法,像他这样的无故辞退,应该补偿他五个月的工资,但公司那边一直在推脱。
      现在主管叫他过去,就是说这件事。
      “康总出了车祸,我们公司这段时间都在忙这件事。”主管说道。
      真康总此刻就被自己辞退的员工抱着,目光看向自己以前最喜欢的员工。
      “这样吧,你儿子要是能够喊你一声,就证明康总弄错了,你儿子不是哑巴,还不至于影响公司形象,5个月的工资照赔不误。”
      真·康总大概算了一下,这人的工资是一万五一个月,五个月!
      不得不说,真是一笔巨款!
      越秦道:“偷换概念就没意思了,你们要么赔偿,要么我继续申请劳动仲裁。”
      康总愣了一下,他……明明知道自己能够开口说话了,只要逼着他喊一声就行。
      主管一点都不在乎,他以前就是康总的狗腿子,早就习惯了随心所欲了,反而说道:“兄弟,我就是这么一说,我也只是打工的,万一康总醒过来了,到时候知道我还给你开了五个月的工资,不得把我也开除了?”
      “康总开除你是觉得你儿子就是个傻子,你让你儿子证明一下他不是傻子,我们后面也有个交代不是。”
      康总看着这一幕,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好员工嘴脸如此丑陋,尤其是这洋洋得意的样子,令人作呕!
      “我继续申请劳动仲裁。”大块头爸爸有些后悔带孩子过来了,他依旧维持着冷静,抱着儿子,说道:“我儿子从来都不是傻子,这一点他不需要向你们证明,也不需要向出了车祸的康总证明。”
      越秦说着,抱着儿子往外走去,高大的身体如同一座大山,把那些恶意的嘲笑都挡在了身后。
      康总一时头脑发热,咬咬牙,喊出了他这辈子都没有喊过的称呼——
      “爸爸——”
      ※※※※※※※※※※※※※※※※※※※※
      小剧场——
      霸总:撤回一条语音消息。
      ——作者日记本——
      明天早上九点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