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我有一个霸总朋友

  • 阅读设置
    你们康总在吗?
      第十章
      “你别跟其他老师说,现在张夫人这个课,你先带着,给你两百五十块钱一节课。”
      “两百五已经够多了,你也别搞那些有的没的。”那边的人有些不耐烦了,声音都带上了一些压迫:“张夫人说是说喜欢你的课,实际上也不是非你不可。你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就来搞这些有的没的来跟我们谈价格。”
      夏笙有些懵,她干嘛了?她刚才也没说不愿意,夏笙有些奇怪,这个人怎么就暴躁起来了?
      紧接着,夏笙反应过来了,对方应该是误会了,于是解释道:“不是,刚才是我孩子……”
      这话解释到一半,夏笙觉得自己有点傻,解释什么?价格都涨到250了!
      反而是对方的气急败坏,让夏笙意识到了什么。
      于是夏笙立马说道:“我也是没办法,如果你们不接受的话,我也只能重新找工作了。”
      此时的小萝卜头康总,恨不得站起来,给便宜妈发一个孺子可教的奖。
      艺术中心的老板虽然有些不爽,但是也没有办法张夫人就指定了夏笙,而且之前的学费全部不退,又重新交了学费,他们这边都已经答应。
      夏笙挂断了电话,整个人懵懵的,紧接着便是被大馅饼砸中的喜悦,一节课两百五!两百五十块钱!
      她其实并不是专业的钢琴老师,对她而言,教钢琴就是一个暂时的挣钱工具,只是暂时的,并不会一直做这个事情。
      所以,对于这个事情,她并没有认真规划过。
      但是,两百五!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加上下午的少儿组,一天就有六七百块钱。
      一个月下来,少说也是一万八,有了钱,后面她才有其他的可能。
      “宝宝,你可真是妈妈的福星。”夏笙忍不住抱住了自家小孩,要不是自家小孩玩手机,让艺术中心的人造成了误会,她还拿不到这个价格。
      康总被这一夸,心里涌上了一股骄傲,心说,这也就是他没有参与谈判,他要是参与谈判,能够拿到更多,甚至可以让对方补贴一部分进来!
      现在这个程度,就是个小意思。
      夏笙其实也没有觉得自家孩子是故意的,只是觉得运气很好,结果她夸了以后,她的孩子一下子就膨胀了,整个人气场都不一样了。
      明明是一个一米多一点的小孩,仰着头,有种自己就是这么厉害的自豪感,全身都放松了下来,仿佛已经准备好了要接受她的赞美。
      夏笙心里觉得很不可思议:“宝宝,你是故意的吗?”
      她一说这话,小孩立马缩了缩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茫然地看着她。
      这下子她更觉得自己孩子是故意的了。
      夏笙也没有深究,她感觉到宝宝有些紧张,而这时,另一边的办公楼已经下班了,陆陆续续的有员工走了出来。
      夏笙牵着宝宝的手:“走,咱们去等爸爸。”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太阳仿佛已经预知到了自己即将落山的命运,在最后时刻迸发出了满天的红霞。
      康总回过头,看到了绚丽的天空,在这个城市这么久,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天空,有种很奇特的感觉。
      而他又即将要见到以前的那些旧人,康总莫名地心情很好。
      夏笙不怎么抱孩子,她大多数情况都是牵着孩子的手,孩子一般都是安安静静地在她身边走。
      而这一次。
      夏笙低下头,就看到牵着自己手,蹦蹦跳跳的儿子。
      看来,是真的很想爸爸了。
      “嫂子?”有人很快认出来了夏笙。
      夏笙也记得对方,是跟越秦一个部门的,以前还来他们家吃过饭。
      “嫂子怎么来这里了?”
      夏笙道:“我在家里没事,来接你越哥下班。”
      对方愣了一下:“嫂子,你还不知道吗?”
      “什么?”
      “越哥被开除了。”对方有些气愤地说道:“就是上一次员工聚餐,越哥就被我们新老板开除了。”
      对方说完了以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找补,说道:“啊,这事越哥没告诉嫂子吗?”
      康总原本正在人群中寻找他的信任名单上的人,结果就看到了他女朋友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才几天不见,她瘦了,面容憔悴了不少。
      康总趁着夏笙对越秦被开除的震惊,慢慢地松开了两个人握着的手,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他刚走几步,就听到夏笙的声音:“老板为什么要开除他?”
      康总愣了一下,其实女朋友已经要路过他,康总看了看面容憔悴的女朋友,他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对方。
      康总伸出手,回过头,抓住了夏笙的衣角。
      “嫂子,我说了你别生气。”
      “不生气。”
      “康总名字叫康越。”
      夏笙愣了一下,她儿子名字是越康。
      “你们家孩子不是还有点小毛病吗?他就觉得丢……”
      “不用说了。”夏笙打断了对方的话,她看上去依旧温温柔柔的,低下头看了自己的孩子一眼,尽是回护。
      对方说道:“嫂子也别生气,越哥那么厉害,去哪儿都是人才,都能挣大钱。”
      夏笙抱起儿子,脸上依旧没有丝毫负面情绪,还是之前那种温温柔柔的表情,说道:“你们新老板现在在公司吗?我找他有点事情。”
      “嫂子,你想做什么?”
      夏笙露出了一个笑,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想跟他道个歉,毕竟我给我儿子取的名字,让他如此不高兴了,我想好好跟他道歉。”
      康总可以发誓,这一瞬间,他已经能够想象出自己鼻梁被打断,被按趴在地上,对方一边打他一边给他道歉。
      康总想了想,他自认不是什么有骨气的人,很有可能出现的场景就是——
      他被打断了鼻子以后,跪着原谅对方了。
      康总浑身颤抖了一下。
      还好他出车祸了,逃过一劫。
      “康总第二天就出车祸了。”对方说道:“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还没有醒过来。”
      夏笙哦了一声,说道:“那真是太可惜了。”
      康总咽了咽口水,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
      他绝对绝对不能让这个人发现自己是谁。
      绝对不能!
      ※※※※※※※※※※※※※※※※※※※※
      小剧场
      公司晚会上,小康康被爸爸抱在怀里,大眼睛则是一直看着台上正在发言的康总。
      小康康想,这个哥哥好厉害,如果他是爸爸妈妈的孩子就好了,这样爸爸就不会因为他不会说话而丢掉工作了。
      ——作者日记本——
      躺平,求一下收藏评论(〃?〃)
      明天早上九点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