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我有一个霸总朋友

  • 阅读设置
    世界险恶
      第二十章
      康总很生气,非常生气,他被人冤枉酒驾都没这么生气。
      可能是因为他了解小夫妻两,他们虽然穷了点,但也在认认真真地生活着。
      康总正要推门进去跟人对线,旁边有人叫他——
      “康康?”夏笙刚上课上得认真,没留意到原本坐在旁边的儿子不见了。
      现在留意到了就赶紧出来找孩子。
      夏笙一出声,里面八卦的人立马打开了门,一打开门就看到外面站着的小男孩,小男孩眼神鄙视的看着他们。
      女老师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心说还好这孩子还不会说话。
      康总露出了腼腆的笑容:“妈妈,我要去上厕所。”
      夏笙并没有特意告诉别人她的孩子会说话了。
      里面的两个老师,无论是说夏笙的男老师还是为夏笙辩解的女老师,对视了一眼,都异常的尴尬。
      而这个时候也只能说道:“夏老师,你孩子会说话了。”
      “是啊。”夏笙说道。
      康总瞅着这两个人,记住了他们的脸,他一点都不怀疑夏笙,只觉得这两个人嘴角丑陋,在背后乱传八卦。
      夏笙怎么可能接受别人的钢琴?她和大块头分明就是天生一对!
      康总跟着夏笙回了琴室,刚坐下一会儿,就有人推门进来了。
      康总看了过去,正是300万钢琴的绯闻男主。
      张夫人听到了开门声音,回过头就看到了男人,有些高兴:“老公,你怎么来了?”
      “我路过这边,顺便来看看你。”张先生走到了张夫人面前,语气温柔。
      他说话时把一个精致的盒子放在了旁边:“给你带来了你最喜欢的蛋糕。”
      张夫人对蛋糕似乎并没有多感兴趣,而是拉着张先生坐了下来:“反正来了,我给你弹一首夏老师新教的歌。”
      张夫人说着便坐到了钢琴前。
      康总的目光放在男人身上,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一个事情,对方压根没有认真的听张夫人弹钢琴,而是时不时地看向了夏笙。
      康总作为一个感情达人,他可以说是敏感极了,这个情况不对劲,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夏笙,你醒醒,大块头虽然穷,虽然啰嗦,虽然时不时地会说出一些很傻的话,可是,他做饭好吃啊!
      钢琴课结束后,康总心思重重地牵着夏笙的手,准备去打车回家。
      两个人刚走到打车的地方,旁边就有一辆玛莎拉蒂停了过来,车窗摇下,张先生说道:“还真是夏老师。”
      “夏老师这是要打车吗?我送夏老师吧。”
      夏笙道:“不用不用,孩子怕生。”
      康总听了这话以后,小心翼翼地躲在了便宜妈妈的身后,真真就是一个害羞的小男孩。
      康总心说,为了这对小夫妻不落入资本家的魔爪,他也是豁出去了。
      “小男孩子可不能这么害羞哦。”张先生对着康总逗趣道。
      康总内心骂骂咧咧,表面上捏着妈妈的手,仿佛被吓到了。
      果然,夏笙感觉到了孩子的不舒服,开口道:“害羞就害羞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夏老师真豁达。”张先生说道:“难怪我老婆天天夸你,我刚开始还觉得这种小机构的老师可能没有什么水平。”
      夏笙一开始就感觉到了对方有点看不上她这种钢琴老师,其实也并不想跟他在这儿继续说下去。
      但她长大了。
      “听了两次夏老师的现场以后,还是觉得夏老师需要多努力。”
      “夏老师是个天赋型的选手,但是能够感觉出来,夏老师应该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
      “嗯?”夏笙的确没有经过系统的培训。
      “是这样的,我朋友有一个慈善演出,原本定下的钢琴演奏者出了点事,摔断了腿,没有办法再上台演出,现在时间又紧,找不到新的人,我就想起了夏老师。”
      “这个时间比较紧,排练的次数也不多了,可能压力会比较大。”张先生说道。
      康总白眼都快翻上天了,这种追姑娘的套路,他都不用了。
      张先生正紧张地等眼前的女人答案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冒了出来——
      “那个钢琴演奏者是腿断了,又不是手断了,弹钢琴又不用腿。”
      张先生看向这个自己一直没怎么注意的小孩,笑道:“你真聪明,但是腿断了要卧床,不方便去演出。”
      夏笙就听着两个完全没有弹过钢琴的人谈论着弹钢琴需不需要腿的话题?
      她也没纠正,只是觉得这人刚才对她的评价异常好笑,于是说道:“你找其他人吧,我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可能上不了台面。”
      “那你得克服这个问题,现在正是一次好的机会。”
      “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你有天赋,但你缺一个真正的音乐老师带你,这个演出,虽说是慈善演出,到时候来的人会有很多音乐界的大人物。”
      张先生说着,递了一张名片给夏笙:“我原本也没有想过找你,但我老婆说,你弹得很动人,她力荐你,希望你不要辜负她对你的期望。”
      张先生看出来了夏笙的犹豫,也不急着让她现在就下决定,而是说道:“你决定了以后给我打电话。”
      整个流程下来,康总目瞪口呆,这位给人的感觉就是受自己老婆委托,给老婆的钢琴老师一个机会,而且对夏笙是百般挑刺,仿佛他很讨厌夏笙一样。
      真的完全看不出真正的企图,哪怕是康总都有一瞬间地觉得自己可能是误会了。
      可是康总分明记得,这个人在夏笙弹琴的时候,目光落在她身上就没有移开过。
      康总又一想对方那企业级婚姻的心机和城府,瞬间觉得对方绝对是不怀好意!
      夏笙回家以后把这事告诉了越秦。
      康总在旁边,想着越秦快点拒绝这个事情,那个张总绝对不怀好意。
      越秦却是眼前一亮:“老婆,登台演出?!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事情啊!你晚上想吃什么?咱们今天庆祝一下!”
      啊,两个傻白甜啊!你们真是绝配!天仙配!
      康总气鼓鼓地举手,很想给这两个傻白甜上一课。
      “宝宝想说什么?”小两口转过头来,看着他,眼神里是同样的快要实现梦想的快乐。
      “今天晚上还能吃饭包吗?”康总开口说道。
      他现在还不能走,这个家需要他!穷苦的劳动人民不懂资本家的险恶!
      ※※※※※※※※※※※※※※※※※※※※
      小剧场
      康总:没有人比我更懂渣男和资本家。
      (张先生不是小康康)
      ——作者日记本——
      今天学自行车,不负意外地把手掌摔破了皮,本来想请个假,然后突然反应过来,我码字都是语音。
      留言都有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