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我有一个霸总朋友

  • 阅读设置
    黑历史(二更)
      第六十四章
      厨房里, 越秦低下头,保持沉默,努力不要戳穿小朋友。
      小孩坐在小板凳上, 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吃不到糖,于是开拼命说糖不好吃的幼稚儿童。
      幼稚儿童还要扮作成熟的样子,絮絮叨叨地说道——
      “其实我没有交朋友的需求, 有些人他需要一个朋友,他才能觉得自己快乐。”
      “但我不是那种人。”
      小孩说着,看向了大块头爸爸:“我自己一个人就挺好的。”
      越秦点了点头:“一个人开心就好。”
      毕竟也快到吃饭的时间了, 小姑娘的妈妈很快就带小姑娘回家了,夏笙还挺开心的,一个劲地夸道:“媛媛妈妈好有趣,她说她在家里练习了好一会儿才敢来敲门。”
      康总瞅了瞅和自己一样社交废的暴力狂妈妈, 觉得对方仿佛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喜欢交朋友的小孩了。
      说实话, 跟这对小夫妻相处以后,他认识到了一个事实。
      现实生活中的父母, 他们不像书里写的那样,不存在给他打扇子, 把好吃的都省着给他吃,也不是电视机里那些一心一意只为了孩子的大人。
      暴力狂妈妈社交恐惧, 不太会跟人吵架, 但打架很厉害,一谈到的梦想, 一看到别的小姑娘被母亲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就会像小孩子一样, 充满了单纯的快乐。
      康总想起了对方高中有一个愿望是给自己母亲套麻袋, 虽说高中的孩子都叛逆, 但就凭这一句,就大概能够猜到她的成长环境。
      夏笙像个第一次交朋友的小姑娘,兴奋地继续说道:“她对她女儿真好,她女儿身上的小外套就是她做的。”
      康总还是第一次见暴力狂妈妈如此盛赞一个人,眼里都充满了光,恨不得马上再次相遇。
      康总默默地转过头,看向大块头爸爸。
      大块头爸爸含着笑,认真听着,丝毫不在意自己老婆对另外一个人的盛赞。
      越秦不是不在意,而是有些心疼。
      他知道老婆并不是因为那个小姑娘的妈妈有趣而喜欢她,而是那个年轻妈妈对女儿的疼爱触动她了。
      在他老婆心目中,所有爱女儿的妈妈都是人间至宝,以前两个人谈恋爱,出去散步的时候,看到人家母亲带着小姑娘走在路上,她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而这种社交恐惧症还因为女儿喜欢别人家的小鹦鹉,就带着自己女儿上门的妈妈,那就是人间温柔。
      “她们住得近,以后可以一起约着聊天。”越秦说道,如果说这个年轻妈妈能够给他老婆带来一些消除童年阴影的正面影响,他当然举双手赞成。
      夏笙点了点头,整个人都灵动了十分,感觉她吃饭都快了不少。
      “宝宝,一会儿你想跟妈妈一起去邻居家吗?”
      康总摆了摆手:“你带小鹦鹉老师去吧,我在家就好。”
      至于吗?至于吗?
      他觉得暴力狂妈妈现在距离他的知己越来越远了,他们真的一点都不像了。
      反正他是不会想要朋友的,朋友也没什么好的。
      晚饭后,康总跟在大块头爸爸后面,妈妈和小鹦鹉去隔壁邻居家串门了。
      大块头爸爸则是从书房里搬出来了一个快递大木盒。
      “宝宝,帮爸爸去房间的床头柜拿一下工具盒。”
      康总屁颠屁颠地跑到了房间里,从床头柜下面拿出了一个盒子。
      他出来的时候就看着爸爸把快递大纸箱子抱到了他的房间里。
      大块头爸爸把原本小鹦鹉睡的床头柜搬开了。
      大箱子被拆开了,是一块又一块的木板,旁边还有三个大小不一的鸟窝。
      康总愣了一下,就听到大块头爸爸说道:“宝宝,把螺丝刀给爸爸一下。”
      康总打开了工具盒,递给了爸爸,他认不出来哪一个是螺丝刀。
      越秦从盒子里拿了螺丝刀,开始组装亲儿子和亲儿子的好朋友的床。
      康总不太会认工具,干脆就在旁边,帮爸爸捡零件,帮忙递一些零部件。
      儿童房里,大块头爸爸一边给小儿子组装安逸的小窝,一边跟交不到朋友的大儿子聊天——
      “你们老师跟我说,过两天就要文艺汇演了,你还有些紧张。”
      康总配合爸爸的动作,把木板立了起来,说道:“我不想穿花裙子。”
      康总有些烦躁:“我知道穿裙子不是耻辱,我也没有轻视女孩子。”
      “爸爸只是跟你聊聊,不要紧张。”越秦发现小孩特别敏感。
      之前,越秦并不知道这个小孩不是自己儿子,所以对于小孩排斥扮演花朵并没有多想,并且儿子从小就是在自己和妻子的眼底长大的,并没有经历不该经历的事情。
      现在,越秦知道了对方是从小失去了父母的有钱小朋友,虽然家里有管家保姆阿姨,但到底不是父母。
      “爸爸有些时候并不是要逼你做一些事情。”越秦一边把第2层木板组装起来,一边继续说道:“我也是第一次当爸爸,可能经验也不够,只是觉得有些事情,你可以去尝试一下。”
      小孩小声嘟囔:“你挺好的。”
      越秦乐了,转过头:“不容易啊,我可还记得你以前对我的鄙视小眼神。”
      小孩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那个时候年纪……”大,不懂。
      现在年纪小了,开始明白了一些道理了。
      越秦继续说道:“我起初不是想要你穿裙子,主要是想要告诉你,你是你,跟你穿什么,拥有什么没有关系。”
      “爸爸希望你长大以后,能够看到更加宽阔的世界。”
      “如果你真的不想穿这个花瓣裙子,就不用穿,你肯定有自己的原因,不用着急让自己改变。”
      大块头爸爸一边说着一边把最后一层木板搭好,紧接着把三个鸟窝卡进了每一层的木板中。
      于是,一个三层的小寝室就形成了,每一层有可以站立的空间,也有专门睡觉的鸟窝。
      康总站在旁边,小声说道:“我六……五岁的时候,被人欺负过。”
      那个时候,他第一次明白,原来管家只是管家,保姆阿姨也只是保姆阿姨,给他做饭的厨娘也只是厨娘。
      以前他才不羡慕别人有爸爸妈妈,有什么了不起,他们还要听爸爸妈妈的话,他就不一样了,他也有人给他做饭,有人给他收拾书包,有人背他出门呢,而且他们都要听他的。
      可是,他被欺负了,那些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来了。
      他的管家只会跟人道歉——
      别人的妈妈会抱着那群小混蛋,又是生气又是掉眼泪,说——
      “你看他把我儿子的脸抓成什么样子了?”
      “他把我儿子的手咬成什么样子了?他是狗吗?”
      “这个不是钱能够解决的问题!你自己看看,这是一个小孩子打闹的时候会出现的情况吗?”
      “我们看在他没有爸爸妈妈的份上,也不想多追究,但他真的需要好好管教!”
      而他,他明明也被打了,没有人抱着他,一边流眼泪一边说——
      “你看他衣服都被扒了!还给他穿裙子涂口红!”
      他的管家只会唯唯诺诺地道歉,他的叔叔赶了过来,也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了几句,最后还要他跟那些男生道歉!
      他被按着头,道歉了。
      越秦听到小孩被人欺负过,本来就有些心疼。
      小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爸爸,他们欺负了我以后,把我欺负得那么惨,还一群人围着我,逼着我给他们道歉了,就是欺负我没有爸爸妈妈……”
      “一个没有爸爸妈妈的小孩,受了欺负以后,还要去给那些坏人道歉。”
      小孩说着说着低下头,回忆起了那段惨痛的故事,他被逼着给人道歉,就只是因为那些小朋友有爸爸妈妈,他没有爸爸妈妈。
      越秦越加心疼了,抱了抱小孩:“你还记不记得那些人住在哪儿?爸爸去找他们说道说道,怎么搞的,合起伙来欺负人?”
      哪有欺负人家小朋友没有爸爸妈妈的?其实这个情况也不少见,有些父母就觉得自己的小孩没有错,哪怕自己小孩在外面犯了错,也会推给其别人的小孩。
      小孩摇了摇头:“算了,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也说不清楚。”
      越秦心疼地说道:“幼儿园那边,我去跟你老师说,到时候扮演树。”
      小孩有阴影,可以慢慢消除,没必要急着来。
      被大块头爸爸抱了一下的小孩松了一口气,压箱底的黑历史都拿出来了,要是还达不到自己的目的,那自己也真的太惨了。
      本来,他都决定接受裙子了,谁曾想,小刘老师居然弄了一个花瓣裙子,头上还要带一个满是粉色花瓣的发箍,估计后面还要画两个猴子屁股的妆。
      太丑了,真的太丑了。
      他要为康康弟弟着想,留下录影的可是康康弟弟。
      康总瞅着飞回来的小鹦鹉,心说,自己虽然是第一次当哥哥,但绝对是个称职的好哥哥。
      小鹦鹉飞回来以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房间里的三层“小楼”。
      “你爸爸给你做的。”康总说道。
      小鹦鹉快乐地钻进了椰子大小的鸟窝里,钻进去又出来钻进去又出来,快乐得不行。
      小鹦鹉一直特别希望能够像其他鸟一样有一个鸟窝,可是他和猫头鹰老鹰都没有鸟爸爸妈妈教,所以他们不会筑巢。
      现在终于有了!
      小鹦鹉开心地用翅膀抱住了圆圆的椰子鸟巢,小脑袋蹭了蹭。
      紧接着,小鹦鹉才反应过来:“爸爸怎么做了三个?”
      康总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之前小鹦鹉就跟他说过,不能告诉大块头爸爸他是谁,当然也不能说猫头鹰和老鹰。
      因为猫头鹰和老鹰怕大人。
      康总说道:“你爸爸说多给两个窝窝备用,你要是一个睡的不舒服,还可以睡另外两个。”
      小鹦鹉扑哧了两下翅膀更高兴了。
      康总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小朋友好哄。
      老鹰和猫头鹰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也有新窝了,于是三只鸟兴奋地叽叽咕咕了半个多小时。
      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大学,康总大一住校,有一个室友也很喜欢这样子叽叽咕咕地打电话,跟他女朋友打电话。
      他当时说了一句:“别逼逼了,我要睡觉。”
      那哥们贱贱地说:“吵什么吵,嫉妒我有女朋友啊?”
      于是,第二天,那家伙就没有女朋友了。
      康总看向了三只鸟——
      不过,他现在好像就算是拿一百万,另外两只鸟还是不会走。
      果然,大块头爸爸说得对,钱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
      更新啦~
      康总以前是真的随心所欲,所以导致他完全不长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