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外室她不做咸鱼了

  • 阅读设置
    第 18 章
      慈宁宫氛围分外的凝重,屋子里静的很,宫人们呼吸都是摒着气的。
      太后和皇后都是出自镇国公府,但不同于皇后一出生便是千尊玉贵的,太后出自一歌姬的肚子,生来便是身份地位卑微的很。
      当年镇国公为了巩固自家地位毁了太后的婚约并将其推出给病弱的老皇帝冲喜,太后也是怯懦的受了。
      要知道老皇帝病弱且还年过半百年岁上都能做她祖父了,便是连皇上的年岁都比太后大上几岁。太后这辈子最大的脾气也就是当年小公主没了大怒闭门了几年。
      今日怕也是太后这辈子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失态了。太后看到桃桃白白嫩嫩的手上渗出的血,美目眦裂,脑海里全是满天的火光。
      “将人给哀家带来,哀家倒要看看谁还敢在哀家眼皮子底下动手。”太后一把将桃桃抱进了怀里严严实实的不敢松开,就怕一松开便不见了。
      “娘娘哎,您消消气。您这身子刚好了些再气到了身子。刚才奴婢派人去请林淑仪了。”万嬷嬷赶忙上前安抚着太后。她是真害怕太后再病了,这身子本来就不好再气病了可真伤身子啊。
      乾清宫,庆春火急火燎的刚进大门就被淮庆拦了下来,“给你说了多少遍了,这乾清宫进进出出的都是贵人,你这小兔崽子就是不听。出了事谁都救不了你。”
      淮庆连着敲了庆春好几巴掌,着实是恨铁不成钢。他原本还想把这小子当做重点培养呢,现在看确实得好好想想了,这火急火燎的性子着实容易出事。
      “师父,出、出事了。太后娘娘大怒啊。”庆春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又被淮庆打了几巴掌捂着脑袋道。
      “太、太后娘娘为了什么发火?”淮庆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焦急的问道。太后娘娘向来是脾气好得很,什么样的大事将人气的发火了呢。
      “这不是林淑仪推了小郡主一把,这手上都渗出血了。按说太后娘娘脾气好得很怎会这样的发怒呢?”
      庆春疑惑的问道,他进宫晚一进来就听小太监们说这在慈宁宫当差可是好的很,又风光又不受磋磨,是份子难得的好差事。他当时还羡慕的想去慈宁宫当差呢。
      为什么发怒?大约是想起了那场大火,想起了……
      淮庆神色恍惚了一瞬,回了神来敲了庆春几下,“少说话多做事。太后娘娘心疼郡主能不发怒嘛。”
      淮庆说完便转身快步进了房门。
      书案后皇上正在批着奏折,抬眼见淮庆急急忙忙的进了来淡声问道:“你这一天天的教育你那徒弟要稳重,怎的自己也不稳重了?”
      “哎呦陛下啊,可出了大事了。太后娘娘大怒了,这正派了人去福宁殿请林淑仪去了。”淮庆赶忙道。
      “什么?太后发怒了?”皇上双目微怔厉声问道,手上毛笔的墨汁滴了一折子。
      皇上就是皇上失态也只是一瞬,转瞬便平复了声音淡声道:“太后为了甚发怒?”
      “林淑仪推了小郡主一把,小郡主手上都渗出了血呢。”淮庆低着头道。刚说完便见书案后的皇上已经出了房门了。
      慈宁宫,没先请来林淑仪倒是太医到了。太后眼眶通红一看就是哭过的。
      太医收了手帕,起身行了一礼,“娘娘安心,小郡主受的是皮外伤。开些凝脂膏日日涂抹就是了。只是看郡主这神态应是吓到了,就怕夜里闹别的症状。”李太医恭敬地回着话。
      “那太医今晚便守在太医院吧。若是半夜出事情也好诊治。冰兰给李太医看赏。”太后淡淡的道。
      李太医刚领了银钱下去,冰菊便将林淑仪请了来。此时的林淑仪已经不像之前一样傲慢蛮横,脸色发菜,手上都冒出了汗水。
      “给太后娘娘请安。”林淑仪行着礼,只是屋里却像是冻住了一样没有一人说话,直到林淑仪脸上冒汗水了才听上面太后淡淡的道了声起身。
      “将郡主抱下去休息。”太后见桃桃双目微阖,便知这丫头是困了的,忙唤了冰菊将人送去侧殿休息。
      “林淑仪该知道哀家为甚唤你来吧。”太后原本温柔的嗓音现在像是啐了冰一样。
      “娘娘,嫔妾错了,嫔妾御下无方,让下面的宫人冲撞了小郡主。嫔妾已经将人捆了送去了慎行司。”林淑仪颤着声音道。
      “林淑仪可真是利落干净的很,只是这单单只是宫人的错?”
      “嫔妾有错,嫔妾定是会闭门为小郡主祈福。”林淑仪连忙道。
      “这样就够了?不若林淑仪也去慎行司呆些日子吧。”太后妩媚的脸上轻笑着嘴里吐着话却是让人脚下一软。
      林淑仪还想说什么便听见外面传来了淮庆的传报声,连忙冲着进来的人行了一礼。
      只是皇上像是没看到请安的林淑仪,径直的走向前请着安。
      “太后息怒,身子刚刚好了些,再折腾病了。出了什么事情朕给太后一个交代就是了。”皇上笑着看着太后。
      太后瞥了一眼皇上淡淡的道:“皇上日理万机忙着国家大事,这等的小事自是顾不上的。”
      皇上脸上的笑瞬间有些微怔,转瞬又朝着太后笑了笑。
      过了一会皇上像是才想起来下面跪着的林淑仪,淡声道了句起身吧。
      “皇上,嫔妾真的知道错了,嫔妾以后一定会好好的管教下面的宫人太监的。”
      林淑仪眼角含泪,清秀的脸上显得楚楚可怜,明显和刚才对着太后的时候不一样。太后自是看出了林淑仪的态度,轻嗤笑了一声。
      上座的皇上却像是没看见一样,“既然知错那边听太后处置吧。”
      林淑仪原本楚楚可怜的脸上充满了恐惧,腿吓得也软了。
      “哎呦,林淑仪您怎么流血了?”冰兰眼尖的盯着林淑仪的腿尖声道。
      “啊,嫔、嫔妾定是月事来了。”林淑仪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手心攥着试图镇定的道。只是那话里的慌乱却是掩盖不住。
      “去太医院请御医来。”皇上黑着脸吩咐着。
      “哀家累了,都退下吧。”太后自是也听出了那林淑仪口中的慌乱,又见那腿间鲜血流的不止,还有甚不明白的。
      她倒是不急着处理她了。但她也不愿意听这后宫腌臜事,白白的脏了自己的耳朵,忙下着逐客令。
      “朕还没看桃桃伤的如何呢?”他来时见桃桃睡着了,便转身来了正屋,本想着等处理了这林淑仪再和太后桃桃吃顿晚饭。谁知太后竟是突然下了逐客令。
      “桃桃身子不适歇下了,皇上还是处理事情去吧。哀家有些累了,去休息一番。”太后淡淡的说了一句便转身进了隔间。
      太后进了隔间,他们自是不能再继续待下去。皇上黑着脸率先出去了……
      乾清宫
      李太医这一天就像是经历了两次生死一样。先是原本好脾性的太后娘娘发了火气,再是皇上还黑着脸。
      李太医战战兢兢的为林淑仪把着脉,见正主神色慌张,额角直冒冷汗便知这定又是见皇宫密事。一把脉果真,这淑仪主子有小产之相啊。
      李太医一看上首皇上黑沉的脸吓得身子一哆嗦,他早上刚看了小孙儿也不知能不能再看到了。
      李太医走上前低着头跪了下来。“说!”上首的皇上沉着声音道,里面的命令不容拒绝。
      “淑仪主子脉象、脉象虚弱,有、有……滑胎之相。”李太医颤着声音道,身子都快趴到了地上。
      空气像凝聚了一般,静谧的吓人。
      “混账。”皇上摸起手边的茶杯就摔了出去,脸上乌云密布。吓得屋里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
      “皇上,嫔妾冤枉,嫔妾只是来了月事。”林淑仪狰狞着脸高声喊着。
      上面的皇上看都没看她一眼,踢了一脚旁边跪着的淮庆。淮庆连忙起身唤了旁边的两个宫人上前将林淑仪嘴堵了起来,又用床单将人蒙了起来抬了出去……
      ******************************************************************8
      “淑仪主子您还是交代了吧,别逼着奴婢动手啊。进了奴婢这慎行司就没有撬不开的嘴。”老嬷嬷脸上皱纹遍布,嘴角阴沉的笑容看着格外的吓人。
      旁边草垛上躺着的林淑仪身上脸上都是枯草和尘土,虚弱的像是下一秒就咽气了一般。
      “既然您不开口,那奴婢就不客气了。进了慎行司您就别把自己当做主子了。”
      老嬷嬷说着拿起了旁边的烙铁狠狠的摁在了林淑仪的腿上。刚才还气喘吁吁的林淑仪尖叫着双眼瞪得极大,疼的全身都在冒冷汗。
      之后老嬷嬷又用了两套器具都没能问出句话来,倒是将林淑仪疼的晕了过去。
      夜半,一道身影迅速的穿过侍卫的看守进了慎行司。
      第二日,林淑仪暴毙。
      乾清宫
      “人死了?林淑仪御前失仪,冲撞圣颜,不甘被罚自戕。念在圣宣侯忠心为国,朕不予追究。以采女之位下葬。”皇上声音像是为这炎热的环境降温了一样。
      人死了?要是想死早就死了,这等紧要关口死了?这皇宫倒像是人家的后花园一样想进就进。
      “宣张玉泽。”皇上淡淡的道……
      ※※※※※※※※※※※※※※※※※※※※
      虽然这又是一章没有男女主的,但是下一章会出来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