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外室她不做咸鱼了

  • 阅读设置
    第 19 章
      “人处理好了?”书案后的男子淡淡的道。男子身着明黄锦袍,烛火映着将身子拉的修长显得格外的温润。
      “处理好了。”下面黑衣蒙面男子跪着道。
      主位上的男子一听原本绷着的脸也放松的笑了起来。“快起来,辛苦了,喝杯酒水。”
      太子说着给旁边的太监摆了摆手拿过了一酒壶,亲自上前给蒙面男子倒了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孤有林卿如猛虎添翼。”说着端起了酒杯便一杯而尽。
      蒙面男子见太子这样礼遇自己心里也是高兴的很,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时辰不早了,林卿回去歇息吧。”太子温声道。
      林卿恭敬地行了一礼便退了下去。
      身后的太子瞥了一眼侍卫,那侍卫便跟了上去……
      小团子昨夜虽是没有发热,但是到底是有些怕的,第二日便和太后闹着要回家。
      太后又是不舍又是心疼,里里外外的准备了好多东西,还特地的将半筐子的荔枝塞到了马车上。
      桑桑这边倒是不知道宫里发生的事,这两天足足给钱姨娘写了好几页的纸。这猛地听了小团子回来的消息心里可是欢喜了。
      “阿娘,阿娘。”小团子蹦蹦跳跳的进了来,自从昨天受了惊吓在宫里就一直不开心,回府了倒是难得的活泼了起来。
      桑桑温柔的看着蹦蹦跳跳的小团子忙道:“慢点别摔了。”
      小团子想小炮弹一样猛地抱住了桑桑。小手上包着的白布也露了出来。
      桑桑温柔的笑脸瞬间凝固了捧着小团子的手问道:“手伤到了?疼不疼,快让阿娘看看。”
      “疼,阿娘,好疼。”小团子委屈的看着桑桑。小嘴撇着,圆圆水灵灵的大眼睛眨着分外的可怜。桑桑一下子就难受极了将小团子抱紧了。
      “都是阿娘不好。”桑桑现在着实有些恼怒自己,她到底是大意了,对小团子还是不够的关心。
      “阿娘不哭,不是阿娘,是有个坏人将桃桃推倒了。”小团子见桑桑美目中落泪连忙安慰着。
      “阿娘,桃桃给你带了好多吃的哦,□□母把果果都给了桃桃呢。桃桃带你去看。”桑桑越是听这孩子懂事的话越是心酸的很,但是到底不忍心看着小团子失落,连忙跟着小团子去看。
      楚毓到的时候母女两个正打算用午膳。
      楚毓得知宫里出事已经是昨晚半夜了,又是心疼又是气愤,但是天色已晚,宫门已下钥。一夜翻来覆去的没睡着,到了第二日便想进宫,但又传来了江南的消息。
      好不容易阴着脸处理完,都快接近午时了。楚毓得的消息桃桃回府了,便直接来了如意巷子。
      小团子看到楚毓来更是高兴的很,连忙从凳子上跳了下去跑上前去抱住了楚毓的大腿。
      “爹爹。”小姑娘甜甜的笑让楚毓原本的气怒消了不少,嘴角轻轻上挑将人抱了起来。
      “手还疼不疼?”
      “疼啊,爹爹得多陪桃桃几天。”小团子嘟着嘴要求道。
      “好。”楚毓轻声应道。
      “妾身见过王爷。”桑桑请着安。今日哭过,桑桑眼眶都是红红的。又是因着在府上连头发都没盘起来,素着张小脸越发的显得楚楚可怜,身姿又是柔弱单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跑了一样。
      “起身吧。”楚毓不自觉的想起了书房里那张印着鲜艳的朱唇的素帕,眼神晦暗了瞥了桑桑一眼。
      “备双饭筷。”楚毓瞥了一眼旁边的常胜,淡淡的吩咐着。
      “妾身不知王爷要来,准备的膳食也不多。”所以你就别跟着我们用了呗。
      今日小团子非得要吃她做的糖醋排骨,所以她就是亲自下厨做的饭菜。
      她的水平做出的饭菜虽不至于咽不下去,但是确实比不上厨子做的,更何况这从小便是吃遍山珍海味的秦王。
      楚毓别有意味的看了一眼桑桑。这饭菜的成色怎样他还能看不出来?虽是不至于看不过去,但也的确是不怎么上的台面。
      府里的厨子怎敢将这样的饭菜摆到主子的桌面上?谁做的还不清楚。
      桑桑自是看出了楚毓的眼神中的打趣,小脸一下子就红了。
      楚毓嘴角上勾,亲手夹了筷子菜在桑桑的偷瞄下吃了下去。
      “今日的饭菜倒是别有滋味。”楚毓淡淡的夸了一句倒是让桑桑羞的都快钻进桌子底下了。
      “阿娘做的,好吃。”小团子手上受了伤不方便用手,红叶在一旁喂着。经了一个月又吃上了阿娘做的饭菜,小团子开心极了,连忙称赞着。
      桑桑越发的羞了,这父女俩今日这般关注她这饭菜作甚。
      “爹爹尝尝阿娘做的排骨,最好吃了。”小团子笑眯眯的道。
      楚毓像是配合着一般,夹了快排骨吃在嘴里细细的品尝。吃完了还认真的评价了个甚好。
      一顿饭桑桑吃的都是格外的沉默,头都快埋进碗里了。
      用过午膳之后小团子便双眼犯迷糊,被红叶抱到隔间休息去了。
      桑桑看着眼前的楚毓倒是想起了博艺的事情。她之前让徐嬷嬷去外面打听了一番,这国子监的确是有录取贡生的规定。
      但是这些年进去的却是少的又少,基本上都是官员家的子嗣。也就是说就算是中了秀才没有关系也是进不去的。
      桑桑心里着实纠结,虽是她和秦王要些银子首饰,但这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意,也着实影响不到他什么。
      他欢喜也就给了,但是这走关系的事情她就有些怯了。但是怯归怯总也是要试上一试的,毕竟关系到博艺的前途。
      用午膳楚毓也是不得清闲的,常胜早早地便将折子送到了书房里。
      桑桑经过一番的思索还是决定试上一试。所以午后便仔细的梳洗了一番,浓密乌黑的秀发梳成了牡丹髻,还特意插了支芙蓉花的朱钗,一身橘红的衣裙更显得肌肤胜雪,衬的清丽绝伦的小脸更加的娇媚。
      桑桑准备了一番之后便端着一盘子荔枝进了书房。
      桑桑进了书房,常胜便自觉地退了出去。
      “王爷,用些果子吧。”桑桑娇滴滴的嗓音直唤的楚毓移开了视线。周身都是甜甜的暖香再加上果香,越发的使得氛围生暖。
      桑桑小手白嫩的都比这盘里的荔枝更加的莹白。楚毓顿时觉得这屋里有些热了。
      “放下吧。”楚毓眼睛盯着手上的奏折淡淡的道。
      “妾身亲手将皮剥了,王爷就不尝尝?”美人娇声中带着委屈,楚毓鬼使神差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桑桑。
      这么一看便像是移不开眼睛一样,身体越发的燥热了,鬼使神差的轻轻张开了嘴。
      桑桑羞红着脸捏了颗荔枝轻轻的塞到了那人嘴中。玉手不经意间的触碰薄唇使得这本就暧昧的气氛越发的羞人。
      “王爷累了吧,妾身新学了一套手法,给王爷按按?”桑桑软着声音道。
      楚毓看了她一眼没有说甚。桑桑自顾着将玉手搭到了楚毓的肩膀上揉捏着。六月天已经是极热了,楚毓衣服也是穿的轻薄,这玉手揉捏着楚毓身子都僵了。
      “王爷放松些呀,硌的人家手疼。”娇滴滴的嗓音响起楚毓像是惊醒了般。从肩膀将那双玉手扯了下来,
      “怎的学起了手法?”楚毓淡声问道。
      “妾身觉得王爷每天劳累的很,妾身学学手法,也能帮王爷放松放松。”桑桑柔媚羞涩的看了楚毓一眼,眉眼之中有几分青涩有几分妩媚,越发的吸引人。
      楚毓略有些粗糙的手揉捏着手上嫩白的小手,“字写得倒不是错。”楚毓前言不接后语的说了句却是让桑桑脸都红了起来。
      “妾身、妾身虽是自小学字,但是却少几分风骨。”桑桑柔声道。
      这么软的小手能写出什么风骨,楚毓心里不由自主的道。但是嘴上却是道:“写个看看。”
      楚毓将旁边的毛笔递给了桑桑,在身后看着她写着字。桑桑双手此时软得很,脑子也是一片空白,只单单的写了一个她最熟悉的字——桑。
      楚毓看了她些的字之后俯身握住了那掌着笔的小手,写了个‘毓’字。两个字并排的放在一块桑桑小脸不自觉的便红了起来。
      “妾身有件事想求王爷……”桑桑神色微动,柔嫩的小手抓着楚毓的衣袖。
      “说来听听。”楚毓心里一笑,这小女人还真是有趣的很,又是情诗,又是按摩,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呢,不过他倒是极享受这种殷勤就是了。
      “妾身弟弟去年中了秀才,想来京城听听学,王爷能、能不能……”桑桑美目直盯着楚毓,小手也轻轻的揉着楚毓的手腕。
      “想进国子监?”楚毓淡声问着。
      “王爷行吗?”桑桑美目中满是期待,小手娇娇的抓着楚毓的衣服。
      楚毓久久未言便见美人眼中的光彩便的暗沉了,小手也慢慢的撒开了他的衣袖。
      楚毓反手一把将美人拉近怀里,看着怀里这张含羞带娇的小脸,小巧精致的樱桃唇上染了胭脂更加的红艳。
      楚毓想着书房里那张印着樱唇的绣帕,上前吻了上去……
      ※※※※※※※※※※※※※※※※※※※※
      楚毓:虚伪,有事求本王了就知道献殷勤了,我才不稀罕呢!哼哼
      桑桑:王爷嘀咕什么,妾身按的不好吗?(美眸一转,分外委屈)
      楚毓:好好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