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外室她不做咸鱼了

  • 阅读设置
    第 22 章
      桑桑将安侬带回了府先是充作二等丫鬟跟着徐嬷嬷学习一番。既然决定用人那便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桑桑这点倒是认准了。
      还好这安侬看着也着实不是奸邪之人,徐嬷嬷阅人不少,倒也是认为这安侬不错的。
      这天桑桑在花园里赏花无意间听院中负责采买的婆子说了句那东街的一家糕点铺子急着盘出去。
      那家人原本还是四品官员呢,只是也不知怎的这家偏偏被贬了官,这家人又急着周旋,所以心痛的急着盘出去。
      桑桑一听倒是心动的很,东街可是个好地方,这铺子大多数是官员家的,她之前还愁铺面,弱者是真的那倒是解决了她心头大难题了。
      桑桑连忙让红叶出去探了探消息,果真那婆子说的是真的。不过这家人却是要的价格很高,虽说是值得,这铺子在东街头,是个好位置。但是桑桑的银子可是没那么多。
      桑桑摩挲着首饰盒中那套芙蓉满园的朱钗首饰,狠狠地叹了口气。
      她之前对着华服首饰倒是没多么欢喜,但是也不知是第一次看到这般好看的首饰还是重生回来心境变化,反正就是心里很不舍。
      而且那淑妆阁的首饰还是一个样子只有出一套,以后就算是有钱也是买不到的。桑桑这样一想原本极是欢喜的心境也是有些的纠结难受。
      “夫人,您可赶紧做决定,奴婢来的时候有好几家都盯着呢。那掌柜的说了因着奴婢去的早且给了定金就先给咱们留一天。”
      红叶自是看出了夫人的不舍,只是不舍也得当不是,这多看一会便是有更多的不舍得了。
      “好、好,那你告诉当铺先留着,要活当。到时候再赎回来的。”桑桑一转头将首饰盒盖上了,她以后挣了钱就将其赎了回来。桑桑心里不住的安慰自己。
      “夫人您放心吧,奴婢一定会交代好的。”红叶抱着首饰盒子给桑桑请了个安便退了下去。
      红叶知道这隔墙有耳所以特地将首饰放到了身上才东瞧瞧西瞧瞧的出了府去。只是红叶不知道的是她的行踪早就暴露在人家眼中了。
      *************************************************
      临安徐府
      这日钱姨娘终于收到了桑桑快马加鞭的信。看着一叠子的药单子,心里很是心疼。这药方子都是妇人孕育时用的,那孩子定是吃了不少的苦。
      又见那盒子里的一套华贵雍容的十二季节朱钗首饰,钱姨娘嘴角含笑,但是心里却是越发的心疼了。她的闺女大小就是霸王性子,现在竟也是学会了将东西送人了。
      “姨娘您笑的这样愉悦,可是咱们三姑娘送来了好消息?”绿影在旁边凑趣的笑着。
      “是啊,说了自己本事大了,能将博艺弄进去国子监,让我不要担心。”钱姨娘嘴上虽是责怪,但是眼睛中却是笑的宠溺,可见极是欢喜的。
      绿影跟了钱姨娘这么些年怎的看不出她的心思,连忙凑趣道:“那可不是,咱们三姑娘可是生了小郡主呢。咱们四公子和姑娘都是长进的很,姨娘就等着以后享清福吧。”
      她们公子打小学问就是好得很,甩了二公子和三公子好几条街呢。她们姑娘打小就生的有福气,长得好不说这命也是极好的。这世上有几个人能生下皇家子嗣的?
      “哪有什么享清福的命哦,这两个大的还没稳定呢,又来了个小的,我这辈子就是个操心的命了。”钱姨娘嘴角微勾轻轻抚摸着凸起的肚子。
      “这也就是您谦虚不争不抢的,要是这事到了李姨娘的身上还不张扬的上了天。”绿影想起那张狂的李姨娘就想啐一口。
      一天天的仗着和老爷是青梅竹马表兄妹,又得了老夫人的宠在后院张狂的很。还好她们姨娘原本就得了老爷的欢心,不然这能被她欺负死了。
      钱姨娘虽是没说,但是上扬的嘴角也证明了此时的好心情。
      “今日气色看着倒是极好的。”徐老爷身着一身青色衣衫走了进来。
      桑桑生的清丽绝伦,一半像了钱姨娘,一半像了这徐老爷。不得不说这徐老爷虽是已到不惑之年,但是却也是多了份儒雅。这样看着倒不像是一个商户,倒像是个官员老爷一样。
      “见过老爷。”钱姨娘嘴角含笑微微行礼。
      “说了几次了你身子沉就别行礼了。”徐乾笑着上前将人扶了起来。
      钱姨娘最是知趣轻轻巧巧的靠着徐乾嗔怪的道:“这不是您闺女来信了,说是求了秦王给博艺弄了个进国子监的名额。”
      “哦?这倒是一件大好事啊,咱们博艺若是能进了国子监以后这科举及第还不是如鱼得水般轻松。桑桑这丫头倒是个闷声做大事的。”
      徐乾着实欢喜的很,这国子监可不是随便能进的。他之前找了人却也是收了东西不办事。没想到竟是桑桑这丫头不声不响的办成了。
      博艺去年中了秀才,过两年再中个举人,他徐家这门庭也是能高不少呢。徐乾这样一想对这三闺女倒也是有些想念了。
      “妾身可没看出来妾身那闷着性子的儿子还能有举人的命格。也就是老爷您看着欢喜罢了。”钱姨娘媚眼流转之间便是满满的风情,直看的旁边的徐乾身子一酥,看钱姨娘的神色越发的温柔。
      “你呀就是不争不抢的。博艺和桑桑都是多么优秀的孩子。博艺一十三岁便中了秀才,多少人半辈子都中不了呢。桑桑也是个有福气的。这肚子里的就是更有福气了。你生的孩子都是很好的。”徐乾温柔的点了点钱姨娘的鼻子,眼中宠溺毕现。
      之后的两天徐乾都在为博艺准备进京的东西,府中人人都只三姑娘现在能耐的很。这达官贵人家的公子才能进的国子监都能将四公子送了进去。
      “滚,都滚。没眼皮子的东西,不就是个外室吗,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还一个个的捧得她多高似的,和她娘一个样,永远都是个下贱坯子。”李姨娘秀雅的脸上气的通红,桌上的茶壶都甩了出去。
      “姨娘啊,您消消气。可别为了那等子不要面皮的人气到了自己啊。”旁边的江嬷嬷苦口婆心的劝着。要不是老夫人看中她,她才懒得管这姨娘呢,脾气大不说还竟半些蠢事。
      钱姨娘得宠就让这就是呗,还竟和人家比,什么都比不过还冲着下面的人发脾气。要不是她这些年一直时时刻刻的拦着,再加上老夫人护着,这蠢笨的姨娘还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气?我气什么。那个姓钱的狐狸精生的闺女也和她一样的。都不是什么正经的人,这种关系进的国子监给我我还嫌这脏呢。”李姨娘说着狠狠的啐了一口,手上缠着的都快捻成绳子的手绢说明了内心的不甘。
      “姨娘,那钱姨娘是狐媚子不假,这种关系换来的名额虽是不耻,但是这四公子以后可是前途无量。”
      江嬷嬷见李姨娘双目瞪得都快将她撕了,连忙又道:“您再想想,咱们三公子和四公子差不了几岁,念书也是极好的。您就算不为了自己想想也得为了咱们三公子思量思量不是。”
      一提到三公子以后的前程,一脸怒气的李姨娘也慢慢的消沉了下来。
      “嬷嬷以前是娘身边的得意人,跟着我这些年是委屈了嬷嬷了。”李姨娘愣了一会,将手上的金镯子塞给了江嬷嬷。
      江嬷嬷见李姨娘突然这般客气又是说那种话,又是赏东西,定是有事情求着她的。嘴上虽是不说,心里也是得意的。
      “姨娘太客气了。姨娘有什么用得上老奴的,老奴一定尽心竭力。”
      “嬷嬷能帮我出个主意将博瑞也弄进去吗?”李姨娘面含期待的看着江嬷嬷。
      “哎呦,姨娘啊您真是看得起老奴哦,老奴哪有那个本事。不过,不过姨娘倒是可以去求求老夫人。您是老夫人的亲侄女,娘家也就剩下了您这一个亲人了,最是心疼您了。再说老夫人最是欢喜三公子了,这种事关三公子前途的大事老夫人定是会向着您的。”江嬷嬷一点点的分析着。
      “嬷嬷说的是,娘最疼我了。定是会帮我的。”李姨娘嘴角微微上勾,可见心情是好了不少。
      “快来为我梳洗一番,还有将我之前亲手做的那护膝和抹额拿出来。娘看到了一定是欢喜的。”李姨娘连忙吩咐着旁边的丫鬟。
      一番梳洗之后李姨娘身着一身淡青色衣衫,眼眶微红,这幅扮相着实柔弱惹人怜爱的很。
      “三公子呢?”李姨娘淡淡的问道。
      “三、三公子还还没有回府。”旁边的小丫鬟战战兢兢的回着话,这李姨娘最是脾气差,稍有不慎就会有一顿皮肉之伤。
      “罢了,罢了。等着过些日子将那知心楼拆了,看他还一天天的不进府吗。”李姨娘压下脸上的怒气,叹了口气便扶着江嬷嬷去了清晖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