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最终原形

  • 阅读设置
    第76章 基因暴动
      两个星期的时间,终于是将f-22组装出来。
      望着地下库内完整的f-22,霸气流水线的机身,让王学山有一种想上去驾驶飞翔在天空的冲动。只是限于目前的环境,空有一架战斗机,却没有办法使用,毕竟f-22目前还不可能暴露出来。
      王学山对自己的能力不怀疑,可是像这一种太过于精密的东西,将它组装出来,至少也要测试试飞一下。
      自己选择的这一带,四周确实是没有什么人烟,但战斗机的发动机,在启动之后,它造成的轰鸣声,就算在数公里外一样可以听到,弄出来的动静有些大了,难保会被人发现。
      对于这架f-22,王学山是又爱又恨。
      ……
      近一个月没有离开过府天镇,难得将f-22组装出来。
      换洗了一身衣服,王学山才发现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竟然没有给自己配备一辆汽车,以至于现在想出门,竟然没有可用的交通工具。他拍了一下脑袋,露出苦笑,他确实不太注重这些。
      “宙斯,启动兑换页。”
      从兑换页上,王学山寻找到汽车的细分,上百罗列着十二种不同类型的汽车分类。豪华车和跑车,直接被王学山给忽略掉了,这些虽说是好,但太过于张扬,不是王学山的性格。
      微型车,还有小型车,紧凑型的车同样不在王学山的考虑范围内。
      剩下的选择,也就是都市suv和中大型车上了。
      中大型车这些车辆的兑换点数从十几点,到数十点不等,没有一款超过100点。贡献点的折合,可是1万美元1点,而宙斯的计算方式,又是会以欧美汽车的价格来计算。这么算下来,像宝马5系,顶配也只是12点贡献点。
      王学山原本就对于这些不太在意这些,但考虑到以后的路况问题,最后还是在suv中选择了路虎揽胜。
      花了25点,将这一辆路虎揽胜兑换下来,宙斯提示道:“贡献点扣除成功,预计一个星期内抵达,请注意查收。”
      关闭了兑换页,王学山只能是步行到了府天镇,乘坐当地的客车出现在安扬市内。
      客车站在街道上的一个站台上,乘服员询问道:“有没有在这里下车的?”这一趟客车是开往总站的,但会在安扬市的一些区域将到这些地方的乘客给放下来。
      王学山和几个人站了起来,下了客车。
      走在街道上,一辆警车出现在王学山的边上,一面玻璃窗降下来,露出周彦军严峻的脸,他的表情有些惊讶。对于王学山,就是王学山化成灰,周彦军也会认得,因为这两个月来,他无时不是在研究着王学山的资料。
      感觉到落到自己身上的眼光,王学山扭头望向周彦军,当发现是周彦军后,露出一个笑容来,打着招呼说道:“周局长,我们又见面了。”
      周彦军让司机停下车来,他从警车中走了出来,盯着王学山。
      王学山就这么笑吟吟地站在街道上,对于周彦军的眼光,王学山内心不屑,在王学山的心中,周彦军这种层次的人,并不是和自己一个档次的人。警察在王学山的心目中,和一朵温室内的花朵没有什么不同。
      周彦军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然后给自己点上,却没有递给王学山的意思。
      “啪”地一声,用打火机将烟点燃,周彦军说道:“是啊,又见面了。知道吗,每一次你消失,整个安扬市就会消停一顿,可是当你一出现,安扬市又会掀起一片血雨腥风,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王学山表情玩味:“周局长,就算我说是我做的,可是没有证据,你又如何证明呢?”
      “咳……咳咳咳!”
      周彦军刚吸着一口烟,他被王学山这个回答给呛死,他从来没有想到王学山竟然会如此直接地回答。确实,如果没有证据,就算他知道是王学山做的,也拿王学山没有办法。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周彦军说道:“那么,屠正刚他们呢?”
      “哈哈,我可不是君子,你认为呢?”王学山摆了摆手,然后不理会周彦军,说道:“周局长,您公务繁忙,我就不打扰你了。噢,随便说一句,今晚你肯定有得忙了。”
      周彦军愣了一下,然后青筋直冒。
      王学山这一句话,对他的刺激绝对是巨大的,他厉声说道:“王学山,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抓回警局?”
      王学山边走边摆手,说道:“周局长,你不敢。”
      周彦军闻言,动作僵硬地望着王学山离开,等到王学山消失在街道上时,他才狠狠地将手中夹着的香烟扔到地上,脸色铁青地钻进到警车里,吼道:“开车!”
      确实,如同王学山所说,他周彦军还真不敢将王学山抓到警察局。
      先不说王学山展露出来的背景,这可是副国级,到了这一个层次的人,他们的能量通天,所谓的法律在他们的眼中,已经不是法律,而他们就是制订法律的人,已经跳出法律之外。
      有着这种层次的人存在,他周彦军就算将王学山抓进警察局里,肯定会有人出面将他给捞出来,自己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还会受到上司的一顿训。
      可是想到安扬市这段时间出现的残忍案件,周彦军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
      黑夜中,王学山将鞭刺扎进到水泥面上,将自己吊在一幢高楼上。
      下面的街道一片灯火通明,汽车汇集成了一条洪流,在高处远眺,夺目万分。身在这里,几乎将半个城市尽收眼底,在脚下,全都是芸芸众生,他们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将手臂一甩,鞭刺飞出上百余米,“噗”地扎在另外一幢高楼的墙壁上。
      一名正在阳台上掠着衣物的老太太,她听到这一种“噗”的声响,然后就感觉一道黑影在眼前晃过,吓得打了一个寒灵:“这里三十多层,怎么会有人影晃过?”越是往深入想,她越是想到一些神鬼中去。
      “妈啊!”老太太嚎叫一声,连脸盘也顾不上,一扔之下,跌跌撞撞冲回房间。
      王学山晃过,然后又是“啪”地贴在墙壁上,然后收回鞭刺,化成爪子,向着楼下滑落。
      不远处的一处街道绿化带边上,一名男子正捂着一个女人的嘴巴,死命地向着灌木丛中拖。此时夜深人静,任由这女人挣扎,却没有人发现这里发生的一幕。
      喉咙低吼着的男子,在将女人拖进到灌木丛中,快速地从口袋里将透明胶给拿出来,刷地将女人的嘴巴给封上,然后又是用透明胶反绑着她的双手,再狠狠地将这个女人推倒在灌木丛中。
      从始到终,这女人只来得及发出一个“救”字,就被封住了嘴巴。
      “臭婊子,我让你高傲,我让你清高。老子追了你整整两年,你这个贱人连理也没有理过我,反而是跟着另外一个男人弄床卖春。”这男人几巴掌地扇在这女人的脸上,手不客气地将她的衣服给撕烂,强行分开她的双腿,将穿着的黑丝.袜给撕裂。
      快速地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男人发出得逞的笑声。
      出于对这女人的暗恋,又有着一种强烈的报复心理,让这男人有些发疯若狂。
      女人拼命地挣扎着,只是嘴巴被透明胶封住,双手又被反绑,只能发出“嗯嗯”的叫声。
      难得有这么一场激情万分的场景,王学山没有打扰,而是饶有兴趣地将自己吊在半空中,欣赏着。
      刚刚还反抗着的女人,被打了几次之后,终于是认命地任由这男人折腾。
      反复折腾了几分钟,男人吼叫一声,然后扒在女人的身上喘着气,而女人只是用仇恨的眼神盯着这男人,咬着牙一声也不哼。
      似乎是恢复了理智,这男人有些傻眼自己干的事情,变得惊恐:“阿惠,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你原谅我好吗?”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的男人,竟然是跪在这女人面前,用力地打着自己的耳光,一边痛哭哀求着。
      女人眼睛泪水划过,只是她突然看到这个跪在面前痛哭的男人所有的动作停顿,眼睛有些发直发傻,发出几个模糊的音符,嘴巴处渗出一抹鲜血来,手费力地摸向胸膛处。
      在这男人的胸膛处,一个黑乎乎的尖刺露出来,刺破了衣服,一丝丝的血迹不断在衣服上扩散着。
      这个露出来的尖刺瞬间就被收了回来,整个黑夜毫无声息,四周没有一丝声响,就好像这一个尖刺是凭空出现的一样。这让女人吓得眼睛瞪得巨大,四处张望。
      男人软软地倒下,这时候伤口才拼命地涌出鲜血来,抽搐几下变得毫无生息。
      女人翻着白眼,受不了这种打击,直接吓晕过去。
      不远处,王学山收回了鞭刺,几个跳跃就离开了这里,一场好戏如果一切按着剧本,就不能称为好戏,有着意外的剧本,才会让人意尤未尽。而王学山就是这一起案件的意外,在王学山的眼中,只有生与死。
      离开了灌木丛,王学山又是一甩手臂,鞭刺射出数十米远,将王学山拉着飞起来。
      只是凌空中的王学山,突然感觉自己的肌肉一阵剧烈的跳动,基因竟然在此时暴动起来,根本不受王学山的控制,就无秩地舞动着。黑夜中,肌肉异化分裂出来,像是无数的触须。
      突然间,王学山的鞭刺自动缩回来,无处可以借力的王学山,直接摔落下来。
      一股沉闷传来,浑身像是被针刺一样,神经跳动着,大脑像是要爆炸开来。一股股剧烈的疼痛,如同万蚁喋心,这一种疼痛,甚至还要超过了当初注意原形基因时的疼痛,让王学山发出惨叫,抱着脑袋在地面上翻滚着。
      原形的力量,如同消失了一下,空荡荡的。
      王学山的眼睛时而发黑,所看到的东西,昏暗失真,模糊万分,脑袋像是有千斤一般重。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突然而来的变故,前所未有,让王学山惨叫着,发出咆哮声。
      (第一更3500字,诚求……大家懂的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