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枕玉钗

  • 阅读设置
    第十三回良宵春夜佳偶立誓
      京城热闹得不像话。
      “风家公子少年老成,品行端方;安家小姐温柔和顺,金玉良缘,天作之合。特以此书,以证结下婚约,来年春日成婚。”玉钗抚摸着婚书,自订婚以来,倒是收敛了许多性子。本以为日子会度日如年,却不想仿若真是睡了一觉,大婚之日居然就到了。
      京城的春总是热热闹闹的,稚童早归放纸鸢,又闻那万户良人捣衣声——却不敌安家铺的十里红妆,风家百人迎亲的队伍,从那城头排到太傅府邸。十几个小丫头在那轿子头布施喜钱与过路百姓,身侧两个大丫鬟一左一右,把玉钗那心儿颠得如揣了一只活兔在怀一般。
      拜堂接亲种种无趣得紧,不再赘述。夫妇二人拜完天地后便有人吵着要新郎官一一敬酒,倒是把玉钗气得半死,这些人,恁的不吵着要入洞房?风和面上打着哈哈过去,倒是把玉钗拉到一旁。眼下好容易有个独处的空当,一双小手被人的手捉住,玉钗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一年未见,风哥哥可想我了?”摩挲着熟悉的手心,还是熟悉的温暖。风和将要说什么,却听客人道:“新郎官,怎么急着入洞房去?还不快来先同客人们吃了酒再去?”推推搡搡之下,少年只好先放开怀里人儿的小手,派了两个丫头先带着新娘子去洞房等候。喜堂上闹哄哄的,吵得人脑袋痛,玉钗不喜吵闹,也只好跟着丫头离席。
      一到那洞房,风家早就派人整理好了厢房被褥床铺。说是给客人住的厢房,其实十分得体,比起主人家住的屋子丝毫不差。风和按照玉钗的喜好仔细装点了一番,便是今夜之洞房,也是少奶奶往后之寝居了。丫鬟忙前忙后给玉钗倒了水,又安置她坐下,这才告退。
      玉钗就着半透光的红盖头偷偷看见丫鬟出去了,索性一把扯下盖头伸了个懒腰。为了筹备亲事,昨天至今晚都没能睡过一个囫囵觉儿。戴着这盖头属实闷燥,那宴席上的菜一口也没捞着吃——白瞎了小姐最爱的梅菜扣肉。报复地抓起喜房桌台上的鲜果塞在嘴里嚼起来,门外是宾客觥筹交错的起哄声,玉钗左等右等也不见风和进来。只好无聊得在屋里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巡视一圈,心里自然满意。
      不知过去多久,喜宴还是歌舞升平,丝毫没有散去的意思。玉钗本就没睡,哪里熬得?打了个哈欠,索性斟满两杯酒,自言自语道:“这杯宁儿吃,这杯风哥哥吃,吃了这交杯酒,便再也不分开,可好?”说罢,一气儿吃了两盏,竟俏脸发热,晕晕乎乎伏案睡去。
      不知过去多久,少年推开门,只见那美人趴在案上睡得正甜。醒时古灵精怪,睡着时又是一番别样可爱。你道如何?——
      那果盘被她翻得散乱,她偏生抱着一果子而睡。态如云行,姿同玉立。半梦半醒之间似有梦语,朱唇绽处,娇同解语之花。眉无忧而长蹙,信乎西子善颦。眸不倦而微合,恰如杨妃假寐。更可怜、可爱者,乃是幽情郁而未舒,似常开不开之菡萏。心事存而莫吐,情未谢而愁谢之芳菲。真是红粉丛中第一人,乃是个怯弄娇羞的俏冤家也!
      玉钗梦中惊觉有人进屋,吓得连忙坐起来把那盖头草草往头上一蒙道:“是谁?”那少年喉结滚动几下,道:“玉儿妹妹,是我。”不等他用那玉如意掀起盖头,竟自己把盖头掀了起来,俏脸带笑,更是诱人,一声“风哥哥”如娇莺婉转。
      看那少年一身大红婚服,已是醉眼朦胧。头戴金玲珑冠儿,脚下是细结底鞋儿,清水布袜。腿上勒着两扇桃色丝护膝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越显出俊俏容貌。可意的人儿,不知是吃醉了酒,还是失了三魂七魄,竟一时呆呆地不动。玉钗头还有些发晕,勉强站起来摇摇晃晃走到人身旁,一双绵软小手攀上人的腰间,身上麝兰香气扑鼻,眸间迷离,朱唇微启,更添一分娇媚可爱。“哥哥,我不美吗?”
      风和心里大乱,低着头小声道:“美,当然美。玉儿今晚,很美。”
      玉钗嘻嘻笑着,食指勾住人腰间的腰带,也无甚动作,只用指尖摩挲:“那哥哥怎么不亲我?怎么不抱我?”
      风和这才像被人点开了经脉一般,把人打横抱起放在喜床之上。玉钗本就酒劲上头,看着眼前少年风流姿态,兴许是他也吃多了酒,耳尖泛红,眸中星光点点,愈发招人怜惜起来。玉钗不禁暗叹,风哥哥虽说呆呆的,也不爱读书,却家境、品貌也是个上流人物,干那事也十分有章法,叫人受用的。更莫提二人自幼青梅竹马,毫无嫌隙。又想今晚竟与他成婚,更是一股喜色从眉间、胸腔涌出,淫兴勃勃,搂住人儿脖颈便主动亲去。风和想她素日娇憨害羞,今夜也不知怎的,竟这般主动,手脚也放开了些,不恐惹她不悦。
      二人在榻上歪缠一处,被酒一催,身上热得滚烫,索性你替我宽衣,我替你解带,皆脱得光溜溜的。更觉这美人眼浅流媚,款款动人。风和便将人儿抱住,双手摩抚其身,于肉峰处捏弄一番,忽左忽右,时前时后。风和虽不是什么风月场上的高手,好赖与玉钗偷欢多时,对她敏感之处十分了解。但见玉钗金莲渐开,含苞欲放,一股热气扑将上来,遍及全身。少年将手移至隐部,分开茸茸萋草,露出一道细线缝儿来,早已香泉潺潺了,那桃源洞处有流水,还有芳草,此乃人间美境也。风和按捺不住,便分开两股,把手伸于美境处,用手轻轻揉弄起来,遂又露出舌尖,时用舌吮咂阴户,时把舌尖伸入,来回搅动,时用口呼,时用口啄。
      玉钗哪经得起这番折腾,忍不住咿呀乱叫。风和不紧不慢,不急着直捣黄龙,反倒是握住人儿胸前一对软物。这小丫头年岁不大,许是因开苞得早,胸前一对乳饼竟生得比许多风流少妇还要壮观。浑圆饱满,又白又嫩不说,上头一对粉色小梅花更引得人欲火焚身。
      玉钗被他玩弄得粉面绯红,杏眼楚楚动人,瘫软于少年身上。风和见此,只觉周身燥热难当,一股热气扑将上来,直冲脑门,顺势搂住玉钗,在那香腮上大口咂了起来,后又口对口儿,着实亲了起来。少年把乳尖含了一回,戏道:“好对乳饼儿。”玉钗翻个白眼娇嗔道:“好对乳饼,却送你手里。”风和又去摸那话儿,肥肥腻腻的,想来芳情已动。
      玉钗被他摸得难过,又不见他动作,着实想那巨物想得紧了。却不好意思直接说来,只好说道:“哥哥这活儿,亦用于我看看,我亦想观摩一回。”
      风和放下玉钗,自家握住那尘柄递来。那尘柄起初亦是软绵绵的,玉钗把玉手捻了一会,便坚硬如杵怒发冲冠,玉钗喜道:“哥哥这般大东西,我那细小活儿,却怎的放得进去?男子家都是这般大的么?”风和道:“我与常人不同,常人又瘦又短,又尖又蠢,纳在户中,不杀痛痒,若比我这物大者,却是极少,如我这般厉害之人甚是少也。”玉钗被逗得咯咯直笑:“好个没脸没皮的。你背着我在外头不玩妇人,却玩小官么?”说罢,故意去揪他耳朵。风和面上疼得龇牙咧嘴,心里却美得不得了,分别多日,好不容易重逢,却又因定亲一年不得见,如今已经是自己板上钉钉的新娘子,别说揪耳朵,就是打死自己,也十分乐意的。风和作揖道:“好妹妹,我哪里敢?只是在书院读书,男孩子家凑在一处,他们总说这个,我便听了一耳朵。想来说给妹妹听,好壮自己威风!不想脏了妹妹耳朵,还请宽恕则个。”玉钗美目流转,哼道:“蠢材臭男人。”嘴角却忍不住微微上翘。
      风和见此,那巨大尘柄已是青龙绕柱了,遂将玉钗两足架于肩上,双手搂两股,露出小穴,又将阳物对准小穴,用力一挺,已是连根进入了,便着实大弄起来。玉钗两手撑于榻上,极力迎送,风和一抽,玉钗便一送,风和一送,玉钗一迎,玉钗户中滑腻如油,风和次次无不插其痒处,弄得她一佛升天,二佛出世,飘飘欲仙,死去一般。这样抽送三千多回,玉钗身子一抖,便丢了一回,风和又将玉钗放于榻上,架起一足,在榻上狠干起来。良久,方才对泄。事行完毕,玉钗已同死人一般,不知所以然了。
      睡了一阵儿,玉钗悠悠转醒,小声叫道:“哥哥!”风和以为她发了梦魇,半梦半醒地坐起来呼道:“我在!”玉钗卧在他身侧, 看他这呆样忍不住又笑:“傻瓜,人家躺在你旁边,你坐起来作甚?阿弥陀佛,差点没吓死我呢。”风和也顺了口气,趴回榻上道:“还说呢,你这一叫,把我叫醒了,三魂七魄差点吓飞了。”玉钗扭了扭身子,把微凉的玉体贴在少年温暖的身上,风和抬了抬手,虽脸红,却还是抱住了怀中的温香软玉。
      玉钗道:“哥哥,成亲以后,你可答应我哪里都不去了?”
      风和道:“答应,答应。哥哥就算要去别处,也一定带上乖乖玉儿。”
      玉钗撒娇道:“我不信。你在外四年多,不知给人家个信儿。人家现在是哥哥的人了,再过两年生养了个孩儿,哥哥便觉得人家走不了了,大可放心大胆出去游山玩水,把个娇妻放在屋中替你孝顺父母,掌管家里,叫你高枕无忧。”
      风和被她说得哭笑不得,只好握住人手道:“还说我傻,我看乖乖才傻。既然是娇妻,放在屋中我也怕人惦记。既许下诺言要与玉儿一生一世在一起,自然是不可分离。”沉吟片刻,又道:“我不给玉儿寄信,一来信件不通,二来也怕牵连安伯父。故只好强压相思,不敢叨扰。”少年指着窗外月光道:“你可还记得,小时候你问我,月亮远,还是京城远。”玉钗依稀记得此事,点了点头。风和笑道:“当年我说,自然是月亮远。自古只见过从京城来的人,却没见过从月亮上来的人。但分别四年之久,我方才明白,原来是京城比月亮远。不论在哪,总能看见月亮,但在滇省的时候,日日夜夜思念着玉儿,却不见玉儿来。”
      玉钗被他一番话儿说得有些鼻酸,却道大婚当日不可哭泣,只好把脸蛋埋进少年怀中道:“呆子,睡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