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枕玉钗

  • 阅读设置
    第十六回成功名乐尔且乐
      风和归家歇息一月,又再次远赴他乡进学。看家中良妻美眷对自己殷殷切切,丝毫不改贞洁志愿,故收了玩心,一心向学。诗文进步更快,一门心思都放在当年秋试上。
      转眼就是八月场期,风和不说意气风发,也是胸有成竹。到揭晓那日,风和已高榜五名之内,风和欢喜自不必言,玉钗简直喜得不知今夕何夕矣!风和特意返回外地谢过恩师,又会同窗,忙得一塌糊涂。顷刻过年,又到二月试,风和完场,又中第四名令魁,殿试在第二甲,一路高歌狂进。皇上亦喜风和大材,便授翰林院庶吉士,随时候补官缺。
      却说风和待命在家,每日有玉钗为伴,无半点寂寞。日间吟诗唱和,夜间温言缱绻,道不尽,述不尽这温柔梦乡。好个风和,苦尽甘来,方享此荣华富贵,亦不是易事。想那时三更,伴青灯苦读圣贤书,终于盼来登上皇榜这一天!
      看儿子已然不复当初那个纨绔模样,风家夫妇也年迈,故索性放手,给了二人一笔银钱叫风和去置办些家产分开居住,也好早日叫玉钗有孕。风和千盼万盼就盼着这一天,得了父母恩允,比看见自己榜上有名还要高兴,置办一三进三出的体面宅子,又从府上带上几个贴身婢女,就搬了进去。
      风和反正无事在家中待命,与玉钗有说不完的话儿。二人好得反复是一个人似的。这日,闲来无事,二人趁着好风光做些山水画作。风和不善作画,弄得脸上左一块墨点右一块墨点,惹得玉钗打趣:“好你个呆子,怎么这么些年来只长了个子和岁数,却不见长长心?还跟个童儿似的。”又故意上下打量人一番,长叹一口气做惋惜状道:“这个子,也没怎么长嘛!”
      风和虽生得一副好面容,但中等身量,不算伟岸,再加之玉钗身形修长丰腴,更不算高大了。风和恼道:“谁让你不爱身长八尺的那林哥哥,非要喜欢我这‘三寸钉’!”玉钗自知惹了他,嬉笑道:“呸呸呸,什么三寸钉。我哪有这样折辱哥哥?”伸出小手在二人之间比划比划道:“看,这不比我高么!”想他从小就十分提防林深,如今二人成婚几年了,还要时不时提起这老对头,玉钗心里觉得好笑,却不敢笑出来,唯恐叫他更恼了,小脸上似笑非笑,十分可爱滑稽。风和拧住人脸道:“鬼鬼祟祟,笑什么哩!”玉钗用手去挡,笑道:“就笑了,又如何?”风和嗤笑道:“乖乖可仔细些。眼下没有岳丈岳母护着你,我爹娘也不在身边教训我,可是想怎么欺负,便怎么欺负你咯。”
      玉钗故意吐了吐舌道:“能如何欺负?你便只管使出招数来。”
      风和解其上衣,搂起那软软身儿,不顾她挣扎就把那上衣脱了下来。此时玉钗上身只余一抹胸衣,只见那儿雪白一片,胸部丰满白皙,腰部细软,恍若全身皆无骨般。玉钗羞道:“哥哥耍赖!快快放开我来!”风和才不理睬,把那一抹胸衣褪去,那两乳如白鸽般飞撞入风和双眼,那乳头红而发紫,乳圈暗红,整个上身,只那乳头、乳圈为异色,如雪中之梅,恰倒好处。虽不胜未经人事时那样粉红娇艳,却别有一番风趣。
      风和看得兴起,玉根兀自挥动,正顶于玉钗腰间,玉钗只觉一阵烫热,心中知此物何物,不觉用手抓在掌中。那物儿粗大异常,自己那纤纤玉手握不过来,上面淫水遍湿,滑脱脱,似捉泥鳅不住,不觉用手上下搓弄起来,把那头儿不时抵磨腰间,只恨不得一口吞将下去,或是自己整个身子亦是穴洞,任由那物戳进。风和一手抚其阴,一手捉其乳头,嘴儿并不闲住,吞了一只乳儿在口中,用力吮咂,如食那冬日年糕,狼吞虎咽,只恨口小未能全食于口中。玉钗感到如死去一般,气亦喘不过来,淫叫之声渐大,手儿亦用力套弄那玉根,胸部胀得欲炸。
      风和忍耐不住,把那玉钗压于身下,分开两股,伏在中间,双手撑住上身,把那玉根头儿对准玉钗那诱人缝儿,臀部一沉,“滋”,那玉根即插了进去。玉钗浑身抖动,觉阴内一阵发烫,如火灸一般,且被塞得满满当当,令人目眩妙感瞬时传遍全身,只觉自个儿似被火布包裹了起来,燥燥难安。不觉用那双手把紧风和臀部,用力下压。二人一个用力下压,一个腰儿上迎,直干得那淫水决堤而出,床上湿了大片。风和每插一次,那穴儿用力收缩一次,好似手儿套弄一般。玉钗只觉玉根在其阴中渐大,那阴内处亦在紧缩,直衔得那物要炸开一般。风和问道:“心肝乖乖,我弄得你受用不受用!”玉钗颤声柔语道:“实在受用,好哥哥!你再往里顶顶,顶住那花儿,恐更受用!”风和于是无了顾忌全身耸动,加力抽顶,只抽顶的玉钗一阵昏迷。
      二人如此这般抽插了百十回合,风和已是大汗淋漓,筋疲力尽,风和把那玉根拔出,仰身躺下,昂然竖起那七八寸大物儿,玉钗掇身跨上去,骑在风和腰间,正对着风和,一手握那玉根,瞄准那缝儿,垂臀坐下,套个尽根。两个感到好似身子已粘连一起,风和捧那雪白的屁股,一起一落,玉钗在上,一蹲一桩,不停地套弄一会,次次尽根,淫水顺玉根流到风和腿间,又顺大腿根流到床上,风和只觉身下粘稠稠一片。如仰卧花瓣堆儿上,终将嫩瓣儿碾得香消玉损,柔骨化水。
      月余后,有圣旨下来,宣苏州知府一职有了空缺,特令风和一月内上任。又加上玉钗本月例行号脉,御医诊断说有了身孕,可谓是好事成双!二人变卖京城房产,即刻上路。
      风和有些不好意思,却在上马车前小心问道:“妹妹如今有了身孕,离家那么远,可真心愿意?”
      玉钗发髻高挽,只穿了一身湖蓝色绣花裙子,十分温婉贤淑,只眉宇间还带着几分大小姐的凌厉娇气,否则垂眸之间,俨然一个恬淡爱人的贵妇人模样。玉钗笑道:“傻哥哥,此生此心,不论哥哥在何处,我自相随。”